登陆 | 注册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太和养老网
放大 缩小

中心区域

老龄办专家:目前的养老体系完全没有公平存在

 

2014年12月31日 09:40 太和养老网

太和养老网讯:我们一直都主张,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制度面前人人平等,即便是人老了,在养老问题面前,也是应该一视同仁的。但是就目前中国现行的养老制度和相应的养老服务体系来看,似乎远远的与公平原则背道而驰。“目前养老服务体系背离了两个原则,即社会福利和追求社会公平的原则”


养老的钱到底够不够?


根据辽宁省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的公开数据,辽宁养老保险个人账户2011年被借支76.8亿元,已占前一年积累额的10%。


借支额日益增长的原因,与养老个人账户不能完全做实,且老年人口不断增长有关。据民政部测算,到2014年,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3亿,到2030年前后我国将进入老龄化高峰,到2050年我国老年市场需求将达8000多亿元。


在10月24日2012国际养老产业(上海)峰会(Care Show China)上,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阎青春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,这对社会资本而言是个巨大的“机会”,对政策而言是个巨大的“挑战”。


今年7月,民政部出台的《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养老服务领域的实施意见》就指出,将通过加大资金支持等多种方式,鼓励民资进入养老服务领域。


然而,公办和社会办养老机构承担的不同职责,在中国却并没有理顺,阎青春坦言,社会办养老机构的土地、融资、人员等三大瓶颈依然存在,使养老资源分配产生明显不公。


养老“二元体系”


《21世纪》:近几年政府在重视养老产业,您如何评价政府和市场在这个领域面临的不同问题?


阎青春:尽管近些年我国财政收入巨幅增长,但政府提供的养老资源其实很少,达不到快速增长的老年人养老需求。政府要考虑怎么把有限的资源最大限度利用起来。


然而恰恰相反,现在是变成了高投入低产出,一说重视养老产业就猛投入,美其名曰给老人办事,孰不知把纳税人的钱以政府经办形式投入,一些政府资源没有用在该用的地方。


目前养老服务体系背离了两个原则,即社会福利追求社会公平的原则,拉大了差距;其次,政府办政府管和社会办社会管,形成二元体系,政府办的财政全额拨款,社会办的全部自己负责,在市场上却按同样标准收费,公平竞争的原则再次被践踏。


《21世纪》:具体到公办和社会办两类养老机构,实际运行情况如何?


阎青春:可以对比看。国外多数是公建民营养老机构,政府出大头建房屋、出设备,真正经营交给社会团体、非营利机构去做。


就算在中国香港,一个地区与人口、面积等相对应的养老机构数量、服务标准等,都是强制要求。当达到设立养老机构标准时,政府就市场化招标,各类社会组织投标,政府择优确定并进行日常监督检查。


政府的资金补助最多可出到95%-97%,最少的80%-85%,剩下的缺口,政府允许机构自行募集,或者有些经营项目给予免税。


但大陆恰恰不是这样。我们只是以一个市场价格划线收费,虽然比民营可能低一些,但很多困难老人还是进不去,相反,收入较高、身体较好的照样进。现在政府在养老服务领域的投入,不是雪中送炭,而是锦上添花。所以我一直提议要把养老服务市场划分为两个市场,即基本养老服务市场和高端的营利性养老服务市场。


融资渠道


《21世纪》:在解决养老产业发展的资金投入方面,未来会有怎样的突破?


阎青春:现在有三个融资办法:一是政府加大投入,目前国家发改委已经决定投入31亿,用于中西部养老服务事业发展;东部地区主要靠地方。此外,民政部和地方要将福利彩票公益金50%以上用于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。


二是增加政策性投资份额,国开行将拿出100亿,用于支持养老服务事业,当然是通过信贷方式,贷款期限长、利率低;三是民间基金、金融组织的加入,如果银行不贷,就找担保组织。我觉得第三种方式更好。


《21世纪》:社会资本进入养老产业方面,有哪些困境?


阎青春:首先是土地政策,现在国土资源部分配的土地指标很有限,对养老产业扶持力度不够。(养老要发展)必须要有政策性的支持,然而土地配给却不给,这是最大的瓶颈。现在一些地方也在攻克难题,北京市现在就新规定,在每年土地指标中硬性预留至少15%土地给养老用地。


第二个瓶颈是金融,没有土地不能向银行抵押贷款,全靠自有资金不现实。第三个瓶颈就是人员、专业化队伍的制约,现在是招不来,也留不住人,养老机构非常头疼。


养老管理职能散落分割


《21世纪》:在养老机构税费减免、用地、用水、用电等优惠政策上,不少社会办养老机构反映政策由民政部门出台,却由税务、规划、水电等不同部门执行,往往难落实?


阎青春:在制定“十二五”规划时,我们就提出探索建立失能老人的长期照料和护理保险制度,这在发达国家比较普遍,对老年人而言可能比医疗保险还重要,但后来被某有关部门否定了,只在规划中略微提及。目前这方面也只是上海、北京在做研究性质的探索,难度很大。


《21世纪》:最近有学者建议成立社会保障部,整合社会保障相关政府职能。老龄事业乃至相关社会服务事业的管理,有没有可能在“十八大”之后,进行大部制改革?


阎青春:我们也希望能够实现,把老龄工作落实,但老龄工作既是群众工作也是社会工作,非一个部门能够完全把控,涉及卫生、教育、人保、民政、文化方方面面。


而且职能部门在设计制度时考虑的是整个人群,而我们老龄办的工作是,除了普惠制度外,还要考虑给老年人特殊的政策、照顾,这个时候往往就困难了,相关部门都觉得工作量加大了。


当然,现在养老服务问题政府也越来越重视了。比如说,新的《老年人权益保障法(修订草案)》今年底肯定要出台,会新增很多内容,比如社会保障,基本医疗保险、基本养老保险、补充的商业保险都明确写进去了,另外,社会救助、最低生活保障等也有所体现,还新增老年家庭政策性的支持和帮助内容。

 

 

 

相关阅读
评论
已有 0 条评论

最新评论



最新养老院

您希望养老院位于
  • 不限
  • 东城
  • 西城
  • 崇文
  • 宣武
  • 朝阳
  • 丰台
  • 石景山
  • 海淀
  • 门头沟
  • 房山
  • 通州
  • 顺义
  • 昌平
  • 大兴
  • 怀柔
  • 平谷
  • 延庆
  • 密云
您希望的价格范围
  • 不限
  • 500以下
  • 500-1000
  • 1000-2000
  • 2000-3000
  • 3000-5000
  • 5000以上
老人的情况是
  • 不限
  • 自理
  • 半自理
  • 全护理
  • 特护

姓名

年龄

电话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 | 友情链接| 太和养老商城 | 太和软件

Copyright 2010-2017 京ICP备13000204号-6 北京太和盛世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